仿站低至300元,新闻自媒体

海外布局再下一城,“中国牛”29亿吞下“澳洲狮”

编辑/2019-11-27/ 分类:科技资讯/阅读:
刚把贝拉米迎进门,蒙牛在澳洲市场上又再下一城。 11月25日,蒙牛乳业发布公告,宣布拟以6亿澳元(约31.87亿港元,28.7亿人民币)现金对价收购澳洲品牌乳品及饮料公司Lion-Dairy Drinks(以下简称LDD),交易完成后,LDD将成为蒙牛间接全资附属公司,其财务业绩 ...
  刚把贝拉米迎进门,蒙牛在澳洲市场上又再下一城。

  11月25日,蒙牛乳业发布公告,宣布拟以6亿澳元(约31.87亿港元,28.7亿人民币)现金对价收购澳洲品牌乳品及饮料公司Lion-Dairy & Drinks Pty Ltd(下称“LDD”)的100%股份。

  完成海外布局

  2016年,蒙牛通过旗下的富源牧业收购了澳洲乳企Burra Foods,后者目前为雅士利提供和出售奶粉基粉产品。

  收购Bellamy’(贝拉米)则发生在两个月前。9月16日,蒙牛乳业宣布,以总对价不超过14.6亿澳元(约相等于78.6亿港元,70.79亿人民币)的代价收购贝拉米的全部股份,贝拉米是澳洲拥有完整产业链的有机婴儿奶粉和食品的食品商。

  11月25日,蒙牛发布公告称,以6亿澳元收购澳大利亚乳制品和饮料公司Lion - Dairy & Drinks(以下简称LDD),交易完成后,LDD将成为蒙牛间接全资附属公司,其财务业绩将并入蒙牛财务报表。

  蒙牛方面表示,此次收购是蒙牛国际化战略的重要举措,是继贝拉米后在澳洲的又一重要布局。将有利于蒙牛形成完整、有竞争力的区域业务,形成更加完善、高效协同的全球供应链,为中国、东南亚、大洋洲等地区的消费者提供更多优质品牌和乳制品供应。

  资料显示,LDD在澳洲注册成立的私人有限公司,是麒麟啤酒Kirin Holdings Company Limited(为日本上市公司的间接附属公司,主要从事生产及销售其标志性的知名品牌乳品及饮料组合(包括奶类饮品、酸奶、白奶、低温果汁及饮料、常温果汁及饮料、沙冰、烹调及植物基产品),旗下若干产品品类于澳洲拥有领先市场地位。

  公告显示,截至2017年12月31日及2018年12月31日止未经审核备考经调整合并税前利润分别为6900万澳元(约合3.67亿港元)和6550万澳元(约合3.48亿港元)。    图片来源:官方公告

  此外,透过约280名奶农及85名果农,LDD每年采购约825百万公升牛奶当量及50百万公斤鲜果。其于澳洲各地具有庞大的生产及冷链分销能力,共有13个厂房设施(包括两个以合营方式经营的设施),并拥有可触达35,000名客户的冷链分销网络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中国是世界乳业消费第2大国,但自给率不足50%,大量产品需从国外进口,其中澳大利亚、新西兰就是重要进口来源。

  蒙牛的并购逻辑

  不仅仅是在奶粉业务上,过去几年,蒙牛频频发力产业并购,已然成为本土乳企代表。

  2016年中秋节,当日,蒙牛前任总裁孙伊萍用一封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的告别信为自己长达1612天的蒙牛时光划上了句号。此后,担任雅士利总裁仅一年零8个月的卢敏放迎来了他新的身份——蒙牛乳业第四任总裁。

  随着卢敏放的上任,蒙牛的2020年“双千亿”目标计划也由内部秘密转为对外公开。

  “收购、并购是公司2020战略的重要一部分,目前公司现金流很充裕,无论是国内、国外,只要有好的机会,符合蒙牛战略及核心业务的,我们看好了就会去做。” 2018年3月,在2017年的业绩说明会上,卢敏放曾公开表示。

  确实,自卢敏放掌舵后,对外收购,依旧是蒙牛在资本市场讲故事的核心,全面收购中国最大原料奶生产商现代牧业便是其上任后的首笔买卖。2017年,蒙牛以18.73亿港元收购现代牧业16.7%的股份,后继续增持到60.77%。2018年12月,蒙牛以3.45亿港元并购“中国最大的有机乳品公司”中国圣牧下游企业圣牧高科51%股份。时隔9个月后,蒙牛再度出手以近80亿港元的价格收购贝拉米。值得一提的是,早在两个月前,市场曾传闻蒙牛正在酝酿收购“奶酪第一股”妙可蓝多。    2019年8月底,卢敏放在蒙牛乳业中期业绩报告会上阐释了蒙牛的产业收购逻辑。“蒙牛的收并购策略非常简单,我有的我不买,我没有的、符合公司战略方向、拥有高端产品和优质品牌的,我们才会予以考虑。”

  “资本运作的好处是可以迅速地扩大和加强弱势板块,缺点却是伴随能否有效消化和整合的不确定性。”一位投行人士表示。

  蒙牛亦不例外。从现代牧业,再到圣牧高科,虽然这些收购标的均为蒙牛并搭建起全产业链体系“献力”,但是,蒙牛在收购这些企业时,均充当“救世主”的角色,且在之后的协同过程中也需要花费数年时间进行“磨合”。无疑,这样的战略给蒙牛带来的阵痛也十分明显,至少在财务账面上,可称为“沉重的包袱”。

  蒙牛2018年财报显示,现代牧业和中国圣牧合计亏损高达近27亿元,其中,现代牧业亏损4.96亿元,中国圣牧亏损22亿元。2019年上半年,现代牧业终于扭亏为盈,结束了连续三年的亏损。不过,圣牧高科目前还处于亏损中。

  向双千亿目标前进

  2017年,蒙牛提出了“双千亿”的目标,期望在2020年时,蒙牛可以达到千亿销售额以及千亿市值。2018年,蒙牛的销售收入为689.77亿元,同比增长14.66%。按照这一增速,千亿目标的实现略显困难。对此,乳制品行业业内人士直言,蒙牛“依赖内生增长实现目标难度较大,所以必须通过并购来实现”。

  数据显示,蒙牛2016年-2018年营收分别为537.79亿元、601.56亿元和689.77亿元,净利润分别为-7.51亿元、20.48亿元和30.43亿元。2019年上半年营收398.57亿元,同比增长15.6%;净利润20.77亿元,同比增长33.0%。业内人士指出,若按当前增速推算,蒙牛2019年营收约在800亿元左右,距千亿目标仍差200亿。    “从数据上看,通过贝拉米和LDD的收购,蒙牛在2020年应该可以达成千亿目标,所以年内应该不会再有并购,不过明年有可能会对国内区域性乳企展开收购。”有接近蒙牛的知情人士透露,“蒙牛已经和目标企业洽谈多轮,只是价格尚未谈拢。

  收购的希望很大,蒙牛巴氏奶体量较小,而区域性巴氏奶企业大部分业绩表现不太好,部分企业早有出售意愿。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早在2017年就有消息称,LDD的间接控股股东Kirin Holdings Company Limited有意出售该企业。不仅如此,LDD旗下乳品品牌在澳洲市场占有率正处于下滑趋势。数据显示,该公司在2017年和2018年税后利润分别为2.56亿港元和2.43亿港元。

  “即便两个标的可以补充蒙牛营收,但两家企业都处于下滑状态,未来也可能会影响到蒙牛的利润,就像前几年雅士利和现代牧业业绩表现不佳拖累蒙牛。”一位不具名业内人士强调。贝拉米业绩显示,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的经审核纯利(税前税后)分别为3140万澳元和2170万澳元,而上年同期为6120万澳元和4280万澳元,出现明显下滑。

  如果收购顺利的话,收购完成后,LDD将与Burra、贝拉米一同发挥蒙牛在澳大利亚的供应链协同效应,为其开拓亚太市场提供更广阔的机遇,加速实现从“买全球”向“卖全球”的实质性转变。

  乒乓一言
TAG:
阅读:
广告 330*360

推荐文章

Recommend article
广告 330*360

热门文章

HOT NEWS
  • 周榜
  • 月榜
广告 330*360
仿站低至300元,新闻自媒体
留学科技网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关注微信公众号
新闻自媒体联系QQ:327004128 邮箱:327004128@qq.com Copyright © 2015-2019 留学科技网 版权所有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